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13

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

电池组配件;镍氢电池;干电池;充电电池;锂电池;纽扣电池;

网站公告
九阳集团下属:九阳电池工厂,九阳光电工厂,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--- 一般纳税人优秀企业,生产型17%增值税, 拥有自主进出口权利,商检备案。.九阳电池所有产品通过中国海关商检、SGS-ROHS认证、美国FCC强制认证、欧盟CE认证、MSDS安全认证。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有钱人心水高手坛
第1章_赠我一世蜜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十四郎
发布时间:2021-06-27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祝海雅┃配角:苏炜,谭书林,杨小莹┃其它:背景乐:我睡在你眼睛的沙漠里

  下午五点半左右正是地铁的高峰期,海雅在拥挤的车厢里被挤得叫苦不迭,早知道她真应当听杨小莹的建议打个车,来N城上大学前就对地铁的拥挤有所耳闻了,偏这次还给她赶上高峰,待会儿到站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。

  不过好在下一站是中转站,车门一开,人群呼啦啦把她冲出去,一路再冲上自动扶梯,等她感觉双脚落地的时候,已经到了地铁附近的地下商业街。

  这条街在冬天最是人潮汹涌,暖气充足,美食和各类小商品也是琳琅满目。海雅刚买了一串丸子准备塞嘴里,就见谭书林牵着一个漂亮女孩儿迎面走过来。

  为防止认错,她还特地仔细看了几眼,不过说真的,想要在人群里把谭书林认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,他身高腿长容貌俊俏,走哪儿都像个发光体。

  真想不到大家一起来N城上大学,过了小半年才在街上偶尔遇见一次。谭书林一点儿都没变,身边永远带着个女孩,时常换,偏还个个都清纯靓丽身材娇小,他以前就喜欢这种类型的。

  海雅想假装没看见,不过好像迟了,谭书林早望见她,嘴角那么一勾一扯,就露出个她熟悉的嘲讽的笑。

  他的声音很好听,语气却很不好听,把“一个人”三个字咬得特别重,对比他香玉在怀,她的孤家寡人看着就分外可怜。

  谭书林上下打量她,神态里还是有些轻蔑,大约还掺杂了些同情?他说:“过两天就圣诞节了,你还一个人?”

  谭书林揽着漂亮姑娘走了,没几步又想起什么,回头说:“对了,你妈说你寒假不回去,寄了点年货到我那边,你有空来拿,我的手机号码没变。”

  她自己也没想到,暌违小半年,还是遇到了谭书林。他们最后一面闹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僵,起因就是她居然和他在同一座城市上大学,虽然不同校。谭书林那次真的被激怒了,当着所有大人的面发火,指着她的脸咆哮:“你他妈知不知道我烦死你了?!你还要赖着我到什么时候?!”

  后来报到的时候,他故意退了沈阿姨买好的机票,单独一人买张火车票走了,充分用行动表明他的不满与不屑。不过想想也是,澳门精准三肖三码免费资料,高中被烦了三年,本以为大学可以自由清净点,没想到牛皮糖还是粘着不放,换谁都郁闷。

  海雅回到合租屋的时候,杨小莹正在做饭,顺手指着茶几上一封信:“海雅,好像是你家里寄来的信。”

  信封上的回执地址就是她家,署名是妈妈,她明明知道自己在N城的地址,却还故意要把年货寄到谭书林那里。实际上这套二室一厅的房子也是他们给买的,奶奶不许她跟人合住宿舍,怕她被“乱七八糟的人”带坏,所以在大学附近买了这套房子,还请了保姆。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找了杨小莹来合住,只怕又是一场暴跳如雷。

  海雅拆了信,不出所料,满纸都指向三个字“谭书林”,大意不过是责怪她半年了都不与谭书林联系,赛马会论坛精准香港赛马,又隐约提及谭书林身边不停轮换的女友,希望唤起她的危机感,然后委婉地提醒她不要再任性,放下架子去找谭书林,主动一点,最后是责怪她居然寒假不回家过年。

  海雅摇了摇头,脑袋里一跳一跳像被针戳似的疼,饭也不想吃,回屋上床,很快就昏昏沉沉睡着了。

  因为大学的事,谭书林真真正正翻脸,半点脸面也不给她。她记得那时候自己一家人还在谭家做客,还打算为两个孩子考上同一个城市的大学而庆祝,结果谭书林一发火,气氛就难堪到了极点,那一刻她简直无地自容,唯有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父母,他们却用同样哀求的眼神回望过来,让她的心一点一点凉下去。

  当天晚上妈妈来海雅的房间找她谈心,叹息着像是要流泪的模样,喃喃说:“雅雅,你从小就是个漂亮孩子,当年孤儿院几百个小孩,就你最漂亮白嫩,我们一眼就喜欢上了。你这么漂亮,书林怎么会不喜欢呢?”

  “雅雅,是有点委屈你了……可是、可是你还是要主动一点,你也知道你爸爸在生意上很需要仰仗谭家,沈阿姨又那么喜欢你。钱我们是还不起了,所以你……唉,你……”

  其实想想,谭书林说的话也没错,他们家就是在死命巴结谭家,那点儿意图早被人看得清清楚楚,以至于到现在谭家除了谭书林他母亲沈阿姨待他们热情依旧,其他人都开始爱理不理。

  她自己也不明白沈阿姨怎么就那么喜欢她,也正是因为她这种态度,父母才会始终怀抱希望,怎样也不放弃。

  有个问题她一直想问,他们特地选了个漂亮的孩子从孤儿院抱回来,为的是不是就是如今这种局面?可是她又不敢问,可能她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  过完圣诞节,海雅特地挑了个周末打电话给谭书林,连拨半小时都是占线,好不容易接通了,他不耐烦的声音扑面而来:“什么事啊?我很忙!”

  谭书林那边隔了好久才有回音:“就今天吧,下午四点你在XX大街2路车站等我,我直接把东西带给你。”

  谭书林这个人一向没什么时间观念,比如说他约好了四点见,那就绝对不会准时到,有时候他会提前半小时,有时候甚至迟到一小时,海雅早就摸清他这种坏毛病,所以三点半就等在2路车站了。

  寒风凛凛,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,这条大街本来就比较偏僻,路上行人寥寥无几,海雅冻得乱蹦乱跳,眯着眼睛到处看,谭书林显然一点要来的迹象都没有。她只好再拨电话,这次倒没占线,可他就是不接,短信发过去也不回。趁着手机电池还剩最后一格电,海雅登陆了一下手机QQ,谭书林的头像赫然在列,她又气又急发了条讯息过去:“我到了,你在哪?”

  海雅憋了一肚子气,噼里啪啦按着键想破口大骂,谁知屏幕突然一黑,手机彻底没电了,好在这条大街虽然偏僻,街角倒有一家网吧,海雅打着哆嗦推门进去,暖气夹杂着呛人的香烟味呵在脸上,她被呛得打了个喷嚏。

  吵吵嚷嚷的网吧突然安静下来,海雅有点警觉,悄悄打量四周,坐着玩电脑的人还真不多,倒是有好几个看上去就不正经的年轻男人围在墙角不知折腾什么,看见她进来反而没人说话了。

  海雅本能地想出去,可这条街一没店铺二没地铁,要是出去再等一小时,她非得冻出毛病来不可,就进去跟谭书林联系一下,这光天化日的,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  和柜台的小哥交了押金,感觉那小哥看她的眼神像在看一位伟大的女英雄,海雅硬着头皮随便选了台电脑,飞快登陆QQ,果然谭书林依旧手机QQ在线。她气急败坏打了一长串骂人的话,犹豫半天还是给删了重写。

  谭书林没再回复,海雅开了浏览器随便看一些论坛,忽然QQ消息蹦了出来,有人要加她为好友,留言:“美女认识一下吧!”

  海雅一下子警觉起来,背后的肌肉僵住了,后面传来几个男人的口哨和拍手声:“美女!加一下咧!美女回头看看!”

  她关了QQ起身就走,那几个人已经围了上来,看着年纪都不大,流气十足,一个人甚至钻到她面前,张开胳膊做阻拦状。海雅吓坏了,急忙缩着身体想绕道,早有人开始拽袖子拽围巾,她吓得尖叫起来。

 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柜台后面传来,混混们立即撒手了。海雅惊魂未定,拔腿就往门口跑,还没来得及上台阶,就见柜台后面转出一个年轻男人,穿着黑色外套,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,看不清脸,只有左耳上坠了一粒银耳饰摇摇晃晃。他正把一只鼓鼓囊囊的信封往怀里塞,海雅感觉他朝自己看了一眼,又看看网吧里那几个混混,忽然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。

  海雅尖叫着被他拽回去,一直拽到那几个混混面前,然后听见他说:“给她道歉。”

  那人根本不理,只说了两个字:“别吵。”然后敲了敲柜台,问:“她交了多少押金?”

  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5块钱,直接放进海雅口袋里:“拿好押金,下次不要再来这个网吧。”

  说罢打开门,把她往外轻轻一推,海雅被门口的积雪滑了一下,狠狠摔在一人身上,正惊魂未定地要站直,被撞的人却一把扶住她,紧跟着把她朝身后一丢,挡在前面。

  谭书林恶狠狠瞪了他一眼,粗鲁地拽着海雅大步离开,期间她跌滑摔倒的惨状也不必多提,直走了十几分钟,香港六和彩开奖直播,路边才看到一家M记,他直接把她给推进去了。

  “不是叫你在车站等吗?好好的跑什么网吧?”谭书林破口大骂,“靠,害老子多走那么多路!”

  这次就等了十分钟,谭书林很快就来了,抱着一只大纸箱,皱眉牢骚:“重死了!给你!”

  海雅本来做好了被他像上次那样羞辱的准备,没想到反倒被他护了一次,现在心神安定下来,想了想,还是要道谢:“那个……刚才谢谢你,其实我没事。”

  谭书林眉头皱成一个川字,很是厌恶:“多亏你没事,你要有事,我迟早被我妈烦死。”

  自从他知道他们家有意攀亲家之后,他俩好像就没比较心平气和地说过话,眼下的交谈虽然称不上“心平气和”,但也比他之前的轻蔑敌意要好许多。海雅想起妈妈那封信,还有那天晚上她的眼泪,考虑再三,还是决定挽回一下:“书林,你就住在这附近?有机会能去参观一下吗?”

  谭书林立刻像触电似的跳起来,反应极大,方才略微恼怒的表情也变成了常见的轻蔑。